-中国花样滑冰夺冠「从垫底到冠军中国花滑破冰之路的幕后」

中国花样滑冰夺冠「从垫底到冠军中国花滑破冰之路的幕后」

隋文静/韩聪以一套完美的《忧愁河上的金桥》获得了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滑的金牌,这也是继申雪/赵宏博温哥华冬奥会夺冠后,再次夺得花滑双人滑的金牌。中国花滑能够取得如今的成绩,离不开一个人,那就是姚滨。

1980年的德国多特蒙德花滑世锦赛,姚滨和栾波搭档参加双人滑,成绩垫底。4年后的萨拉热窝冬奥会,姚滨/栾波依然还是最后一名。这样的成绩其实并不意外,毕竟中国花滑那个时候连最基本的比赛常识都不清楚。

2010年的温哥华冬奥会上,申雪/赵宏博历史性拿到了双人滑的奥运金牌,打破了俄罗斯46年来从未丢过金牌的纪录。30年,中国双人滑从世界大赛名次垫底,走到奥运会至高荣誉,姚滨是见证者,也是缔造者。

中国第一代花滑运动员

姚滨1957年出生于哈尔滨,他就读的小学是一所田径名校,经常有体校教练来校内选材。不过,阴差阳错的是,姚滨一年级时,区体校教练来为花样滑冰选材,他一下子被选中了,开始了花样滑冰的训练,也成为了中国第一代花样滑冰运动员。

1980年,浑身是伤的姚滨准备转业,领导把他拦了下来,“当时说我身体、形象等各方面还不错,就准备让我练双人滑。”就这样,姚滨又阴差阳错地成为了中国第一代的双人滑运动员。带姚滨练习双人滑的是之前的单人滑教练,所以大家两眼一抹黑,根本不知道双人滑训练从何下手。“那会儿大家都不懂,也没有资料,视频也很少。”不过,姚滨的性格是要么不做,要做就要做好,所以他就下定决心把事情做好。

姚滨善于学习、钻研,别人训练完了下棋休息的时间,他都用来看书。“我尤其喜欢看哲学类的书籍,这些书拓展了我的思想,让我在遇到很多问题时,能够跳出问题本身,以更高的眼光去看待问题。”

进入国家队后,姚滨和栾波搭档组成双人滑组合。合练了4个月,姚滨/栾波就去参了1980年德国多特蒙德花滑世锦赛。当时中国的很多运动项目不仅在运动水平上很难与国际高水平比肩,就连一些最基本的比赛常识也都不是很清楚,成绩自然是可想而知。姚滨回忆说,“当时我们国家的花样滑冰水平跟欧美选手根本就没法比。我们出国比赛,看到欧美选手的训练,就像看神一样。他们的女选手轻松就能三周跳,我们男选手都做不到。”参加了萨拉热窝冬奥会,成绩垫底后,姚滨退役,结束了这段特别的运动生涯。

手捧英语字典摸索训练方式

1986年,姚滨回到了国家队,成为国家队的教练。那个时候,中国根本没有任何关于花样滑冰应该怎么训练的教材,姚滨只能一点点摸索。

一开始,中国花滑是将冬天和夏天训练完全割裂开的。夏天没有场地,就练身体素质。练耐力,就是长跑;需要速度,就练冲刺;练力量,就举杠铃;柔韧,就压腿。

自己做运动员的经历,让姚滨很清楚,这种训练方式根本行不通,夏天练的到了冰上都没用。于是,姚滨将这种训练方式完全推翻,从花样滑冰的运动特点要求入手,以冰上动作为训练的基本要素,把动作拆分到陆上和冰上。这样,即使在没有冰场的季节里,训练的内容也都和花样滑冰有关。

为了形成自己的一套行之有效的训练方法,姚滨千辛万苦跋涉到黑河中苏边境,找黑白电视看世锦赛直播;手捧英语词典,一字一句翻译《冰雪运动》杂志。“我们没有教材,只有一本国际花样滑冰比赛规则。当时靠着一本英文词典,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查,翻阅了很多花样滑冰方面的国际杂志,学习国外的教学经验。”姚滨也从英语菜鸟,练成了一口流利标准的英语。就这样,姚滨一点点、一步步改良训练方式,还大胆创新捻转、抛跳等动作,这也成了中国选手的看家本领。

为了做到最好,姚滨和弟子们也吃了不少苦。“那个时候条件非常艰苦,服装、音乐、编排都是我们自己在做。”姚滨回忆说,当时还没有人造冰,申雪/赵宏博排《黄河》时都是凌晨两点训练,因为没有人浇冰,冰面质量很难保证。有时候,从房顶上滴下来的水结成冰疙瘩,成为训练的隐患,赵宏博的脚因此伤过好几回。

申雪/赵宏博、庞清/佟健和张丹/张昊都是姚滨培养出来的双人滑组合。2006年都灵冬奥会,这3对双人滑组合成绩是第二、三、四名,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则是第一、二、五名,申雪/赵宏博拿到了中国花样滑冰历史上的首枚冬奥会金牌。

2017年6月,姚滨卸任中国花滑队主教练职务,由其弟子赵宏博接管帅印。2021年,姚滨应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邀请,执教花样滑冰男单、女单和冰舞组。作为中国花样滑冰的教父,姚滨先后培养出20余名取得国内、国外各级比赛冠军的一大批优秀双人滑、单人滑选手,走出了一条前所未有的“破冰”之路,这也是中国花样滑冰的“破冰”之路。

新闻晨报·周到APP 记者 甘慧

来源: 新闻晨报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